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打拼的日子曾错过天上飞来飞去的爱  

2009-09-01 00:55:21|  分类: 个人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曾经看过一个笑话。有个虔诚的基督徒,遇上洪水暴发。他被困在屋顶,水都漫到脚面上了。邻居的船划过,让他上去,他说,不用,上帝会来救我的。过了一会儿又有救生艇过来,那时水已经到腰了,他说,你们走吧,上帝会来救我的。又过了一会儿,水已经涨到脖子了,直升机扔下来一只救生圈,他仍然说,我不上去,上帝会来救我的。 
  后来,这人被淹死了。 
  见到上帝的时候,他非常伤心,哭着说:上帝,我是你最忠诚的孩子,你怎么没有救我呢? 
  上帝回答说:我给了你3次机会,可是你都错过了。 
  每当想起婷的时候,我都会想起这个故事。 
  认识婷,是在一个北京朋友的聚会上。那是我去北京参加的无数次聚会中普通的一个,一大群熟悉的或陌生的做生意的或搞艺术的或不知道做什么的朋友,围在一起喝酒,吹牛,打牌。这样的聚会没有主题,没有主持人,甚至连互相的介绍都没有。 
  反正我就是在某年某月某一天的某次聚会里第一次见婷。当然,那时候,我不知道她的名字。也没有交谈,或许我们的目光曾经相视,也没有任何特殊的感觉。 
  真的没有。我们在都市里海天都会碰到很多人,都这样如风闪过,不留一丝痕迹。 
  后来,我送两个陌生的女孩子回家。一路上她们轻轻说着话,我老老实实坐在车前座,像多出来的一个见习司机。后来,一个女孩子到了,我给她开了车门,说再见。过了一小会儿,剩下的一个女孩子也到了。我又开了车门,说再见。那个女孩子拨开遮住眼睛的乌黑长发,微笑着说:“谢谢,我叫婷。”我也笑笑说:“不用谢,我叫雷峰。” 
  叫婷的女孩“扑哧”笑了出来,然后赶紧低下了头,把睑埋在乌黑亮丽的长发下面,只从发隙透出一点儿含笑的眼神,说:“再见,雷峰叔叔。” 
  这就是故事的序幕,也可能是故事的全部。 
  我没有想过会再见到她,却偏偏再一次见到了她。 
  那是一个冬日小雨的清晨,我匆匆到机场,赶早上的第一个航班去北京。天色还有点儿黑,并且很冷。我缩着脖子睡眼矇眬地上了飞机,投奔我的座位,听每隔几百米响起一次空中小姐标准动听的“欢迎登机”,直到我忽然听到了一声动听但不标准的“欢迎登机,雷峰同志”。 
  我猛地抬起头,看到了那个有着乌黑亮丽长发的叫婷的女孩。 
  因为太意外了,我多少有些局促,不知道是否该和她说话,于是只在她送饮料来的时候朝她笑笑,觉得脸烧烧的。最后,只好闭上眼睛睡觉了,准确地说,假装睡觉。 
  假装睡觉的时候,我在想,这次在北京,应该有很多聚会,我会再见到她吧? 
  于是,我史无前例地积极参加了好几次聚会。 
  却没有见到婷。 
  回上海的时候,我坐了和去时相同的航班,仍然没有见到她。 
  我应该知道的,机组和航班是随机排的。 
  我怎么会那么愚蠢。 
  回来的当天晚上,接了北京朋友的电话,醉醺醺的声音,说我们在喝酒呢。你过来吗?我说我已经在上海了啊。那边随口骂了一句,然后说,等等,你要跟这边的美女说话吗?我说,都有谁啊?这时那边传过来话说,你等一下,还真有妹妹跟你说话。我说好啊,喂,你是谁啊。那边说,我是婷。 
  “你怎么偏偏我不在的时候去啊?”我说。“刚飞了3段国际航线回来。”她回答。我黯然。 
  此后我仍然经常在两个城市之间飞行,并且热衷于参加圈子里每一个可能遇见她的聚会。 
  却一直没有见到她。 
  她偶尔会打电话过来,我也会不时发邮件给她,都是通报彼此的行程,然后笑着感慨每一次错过,等着下一次见面的缘分。 
  “嗨,我在浦东机场。”有一天很晚了,她打电话来。 
  “哦,停多长时间?”我问。 
  “一晚上,明天早上走。” 
  “哦,很晚了,你要休息了吗?” 
  “我刚飞旧金山落地,是有点儿累,不过,我在想如果还要等下次缘分的话……” 
  “我去接你,一起出来喝咖啡,好吗?” 
  我们又见面了,在衡山路一支跳动的烛光下。 
  可不是碰到的,是我们预谋的。 
  婷仰着头,清澈的目光盯着我,竟然让我突然慌张起来。我窘迫地拿出一只盒子:“送你一件礼物吧,化妆品,是我们客户送的。”她接过盒子,仍然盯着我,许久才幽幽地说谢谢,然后说:“我累了,送我回去好吗?” 
  那个夜晚对我像一个梦一样,其后几天无数次想起她清澈的直视我的目光,想起我莫名的慌张,还有她幽幽的那声叹息,敲击在我的心上。 
  我想,我怎么不敢承认,那礼物是我跑了好几家店为她买的。 
  我又收到了她的信,不是E—mail,是挂号信。里面是一张机票和一张便笺,上面淡淡地写着,这是我们航空公司的赠票。可以乘坐任何一个航班的,你提前打电话给我,或许可以再坐我的航班。 
  我把那张机票小心翼翼地折好,放在钱包里面的夹层。 
  此后我又去过很多次北京,开始我每次都给她打电话,问她最近是否飞上海到北京的航班。她都笑笑,说你除了坐飞机,就不能有其他事情跟我说吗?我迟疑地说,没,没有。她就笑笑说,正好我最近一直都飞国际航班,等下次吧。 
  就真的等了很多次下次。 
  那张机票一直安静地躺在我的钱包里。 
  当然,我偶尔会把它拿出来看看,发会儿呆。我想,她的头发真好,又黑亮,又柔顺,正配了她的眼神,还有名字。我甚至想,也许,我是喜欢上她了吧。 
  不过,通常在我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,总会有很多乱七八糟的工作过来。于是,我就精神抖擞地工作,辛辛苦苦赚钱。我想,男人应该先做事业吧,再努力一段时间,我就可以在上海和北京机场附近各买一套房子了。那时,就可以松口气了,就可以不忙了。专门等婷的航班,邀她到我的房子去喝茶,听音乐…… 
  于是,婷再来电话的时候,我就欣喜而坚定地告诉她,我最近不到处跑了,工作很忙,但是感觉很充实,我会努力做好事业的。婷说,好小伙子,加油啊,做少年百万富翁吧。我说,百万富翁怎么行,专家统计说500万才能过上自由生活。她说,哦,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啊?我笑着说,看,女人缺乏理性了吧,我们使命感很强的。她就也笑笑,那就继续工作吧,祝好运,年轻人。 
  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。我像机器一样努力地工作。当然,我知道,婷是我心底的一个秘密。我想自己总有一天会突然出现在她面前,给她一个浪漫的惊喜。 
  我没有意识到,婷给我的电话越来越少。甚至已经很久没有她的消息。 
  直到那天,我开会的时候,突然收到了一个手机短消息,是婷发来的!上面写着:你知道吗?我等了你那么久,还是错过了。 
  在收到这个信息的1分钟以后,我跑进电梯,下楼,然后开车直奔机场。 
  那天,浦东机场阳光灿烂。 
  我在入口的花店里买了最大的一束玫瑰花。 
  我要去北京,去找婷。 
  在检票口,我递上那张被折叠得整整齐齐的机票,但是,却被一句彬彬有礼的话震得浑身颤抖,心底冰凉,那人说;“对不起,先生,这张票昨天已经过了1年的有效期了。”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